主页 > 党建之窗 >

“生活”在办公空间 才是向往的生活

编辑:凯恩/2018-09-10 12:22

  Wework的健身房项目Rise by We

  创立于1989年的移动办公品牌雷格斯,被认为是首个提出联合办公概念的老牌办公空间,一向服务于规模较大的成熟公司,为了围拢更加年轻的创业办公者,其母集团IWG在近年推出旗下Spaces办公品牌。Spaces中不仅提供健身空间,也设置了儿童室,方便了那些不得不带孩子上班的工作者。

  在萌动团队所处的WeWork办公空间,May和同事们习惯了在绿植丰富的会客厅里见客户,喝免费的精酿啤酒及夏季富有维生素C的冰饮料,使用手机app预约会议室。

  

  关于未来办公室形态的猜想,仍然带有各种各样的可能。但值得肯定的是,比起花哨的外观只是表面,人们真正欢迎的是那些舒适、能够提高工作效率的办公空间。

  

  Henry在这里遇到了不少有趣的邻居。比如凌晨两点时还在公共空间因为拿不定职业去向而愁眉苦脸的95后邻居小女孩、还有挪威来的鬼才编剧、打通5间公寓自住的海归富二代、以及区块链界高人……

  《穿Prada的女魔头》所描绘的是时尚大刊办公室,也曾被认为是当时的办公室美学典范

  “未来生活化办公空间的发展,倒不完全是指办公空间中的生活体验如何升级,因为未来的办公空间很有可能和整个城市形成共享,”城市规划学博士胡京是办公品牌办伴的创始人,他在采访中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好的办公空间带来直接的改变是,员工会认为自己的工作是一件体面的事情,接待客人及面试新员工时,设计精良的办公空间也会提升对方的好感度,”May认为办公环境关系到员工的自信程度。

  随着经营上的日渐成熟,萌动团队扩大到了三、四十人的规模,并开始寻找新的工作空间。一个让员工感到舒适,又尽可能节约管理成本的联合办公,成了其主要诉求。

  根据May的观察,他的同事及联合办公中的邻居们对按摩、美甲这种生活福利型的活动积极性最高,其次是知识性的分享活动。这样一来员工便可以在办公空间里得到很多生活服务,既不用关注大量活动信息,也节约了不少交通时间。

  Henry在共享际@国贸的一层喝咖啡,偶尔也会去同样位于一楼的真格基金聊聊天

  冰清是ideaPod的创始人,也是少数身兼室内设计师的经营者。因为个人兴趣,本科学习经济学的她前往美国普瑞特艺术学院攻读室内设计。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冰清就接触到WeWork并判断中国也需要同样的办公产品,于是回国创立自己的办公空间品牌,一开始就决定服务轻奢用户。

  除居住、工作空间,共享际中本身也开设餐饮、咖啡店等生活化服务空间,入驻者在一座大楼里就可以完成每天的日常生活。共享际的例子直观地展示了工作和生活的边界如何逐渐凤凰彩票(fh643.com)变得模糊,当两者的资源共享时,对于那些讲求效率的当代年轻人来说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

  35岁的华裔海归Henry就是共享际@国贸中的一位典型用户,2017年底Henry来到北京,彼时他刚刚实现了财务自由,一心想为自己的“人生下半程”找一个开场。

  

  在办公空间Spaces中,同时放置有格子桌与开放的圆桌,让使用者在不同场景中有所选择

  滑梯是google办公室里的亮点,还有人乐此不疲地评比各国Google办公室滑梯的刺激程度

  

  羡慕着别人家办公室的同时,也不难在其中发现一些共同点。从谷歌到亚马逊,从可口可乐到Kinfolk,尽管行业和空间风格不尽相同,但有一个趋势日渐明显:人们越来越像是“生活”在办公空间里。

  

  首先我们要厘清一个概念,就是有生活感的办公空间,并不等于开放办公空间。员工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需要怎样的办公环境,譬如销售、创意类的员工更适合开放办公室或者无固定工位,因为他们的服务对象及工作模式较为灵活;但是公司的支持部门及一些传统企业,财务或人事,则需要固定工位来存放大量资料物件。理想的办公环境是可以根据不同员凤凰娱乐(fh643.com)工的工作性质规划办公空间,并让他们有可以自由选择的余地。

  ideaPod中的一间会议室被布置成画廊的形式,设计者认为画廊会让人产生聚精会神的心理暗示

  Henry和邻居在公共厨房

  在大多数的采访中,人们普遍希望办公空间运营者可以尽可能地支持到自己的工作又不形成过度服务,除此之外良好的意见收集与改善机制也尤为重要。May前不久报名参加了一次与WeWork管理者的沟通,这位管理者从纽约总部飞至北京收集用户的改进意见,并在半小时的交流之后向参与者提供20美金的购物卡作为感谢。

  Spaces中的儿童室,适合那些不得不带孩子上班的办公者

  前不久,萌动参与WeWork的全球创造者大赛并获得了‘新兴事业奖’第一名。在这样一场大型活动中,参与团队可以走出办公室与更多人结识,也增加了品牌知名度,联合办公品牌同时在这个过程里提高自己的影响力。

  

  如今的办公室“生活者”们喜欢在抽屉里多备上几套衣服,以方便在办空间中自由切换于工作、会客、运动等不同模式,这是在过去的办公时代中难以想象的情景。要说那些贵而受欢迎的办公室做对了什么,最主要的莫过于其所提供的生活体验让办公空间变成了多用途空间,并因此提高人们的工作效率。

  施工中的新苹果总部,看起来确实有高天棚的开放式空间

  比如开设健身室的办公空间越来越多,但在办公室健身的安全性与配套服务方面考虑不足的情况却屡见不鲜。健身器材不够安全,没有专业的教练指导来保护使用者不在健身中受伤,缺乏良好的通风和健身后的淋浴设备,都会降低办公者的使用体验。

  关于年轻人们的办公喜好,也得到了一些答案。

  

  独立的小型会客室

  

  WeWork也在办公空间之外开设住宅项目Welive、健身房项目Rise by We,并计划上线 Wegrow幼儿园业务,在WeWork会员可以较快速到达的距离范围内为其提供支持。如今WeWork已经在全球22个国家,74个城市开放将近300个办公地点,工作、生活多产品线运营有助于在全球形成更具有粘性的品牌社区。另据内部消息,Rise by We即将在今年10月底登陆上海,Welive则可能在年底进入中国。

  最近,我们走访了不少有特色的办公空间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一起聊了聊他们的故事。

  联合办公中频繁组织的社区活动,也为那些并没有太多人力、精力组织团建的中小办公团队提升了工作之外的乐趣。

  ideaPod得到认可,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它在室内设计中加入的生活感。

  大型企业也会选择办公品牌来管理和运营办公空间,图为办伴与FESCO在新加坡的合作办公空间

  ideaPod创始人兼设计师冰清

  每周三是WeWork的wellness Wednesday,全球的WeWork社区都会在周三组织健身社区活动,图为WeWork威海路会员Lululemon请来他们的明星教练指导社区健身

  办公空间所营造的生活感是否有切实的作用呢?这是一个令人争论不休的话题。

  在住宅项目Welive中,入住者拥有公共的厨房、休闲空间,及独立卧室

  真格基金的办公室就坐落在Henry所住的共享际@国贸一层,Henry有时会去真格基金学习做投资,在真格基金的朋友建议之下Henry报名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EMBA,也在那里产生一些接下来的创业构想。

  也有不少大型企业会选择WeWork、ideaPod、办伴这样的成熟办公品牌作为管理方担任办公空间的运营工作。这样一来,即使是在那些较为传统的公司和行业中工作的员工,也可以享受到流行于联合办公里的生活美学。

  距离打磨场?共享际几分钟步程,是与之配套的联合办公空间

  在ideaPod中,有垂直面积达70平方米的绿植墙,设计师希望使用者在室内也能感受到自然气息

  May所就职的萌动科技公司,主要研发胎儿健康状况监测设备,属于典型的脑力密集型创业团队。

  说到“生活在办公空间“这一主题,近年来不少办公空间也在积极与附近的青年公寓合作,寻找一种办公与居住结合的解决方式。

  正如苹果公司前首席设计师罗伯特·布伦纳所说,他不能忍受员工在地狱般的的格子间里工作,在他看来高天棚的开放式工作室可以让人们迸发出精彩的想法。

  曾被称为“北京最贵联合办公”的ideaPod,具有良好的室内环境

  雷格斯母集团IWG推出了Spaces办公品牌,相比雷格斯具备更加简约的室内设计风格和更多生活化空间

  如果说那些贵而受欢迎的办公空间做对了什么,除空间设计之外还有一项较为重要的,就是服务的设计,良好的空间运营者知道应该以何种程度和方式提供服务。

  随着电商冲击,人们更多习惯了网上购物线下体验的消费方式,拥有更多体验项目的城市综合体开始增多,甚至开始出现50万平米级别的的超大型商业综合体。因此未来的共享办公也可能脱离独立的建筑形态,而是作为城市综合体的一部分存在。

  位于北京次CBD朗园的ideaPod,从2016年底成立时就因4000+元/人的“北京最贵”固定工位价格而获得关注。那时WeWork、裸心社等轻奢联合办公品牌还未进入北京,附近的潘石屹3Q SOHO固定工位价格在2000多元。

  很多人认为办公室美学鸡肋,错并不在于办公室美学本身,而在于过分注重表面而忽略办公者的实际使用感受。

  比起在APP或管理后台上提出匿名建议,面对面交流并尊重使用者的意见,能让办公者感到像是与生活中的人在交流,这也体现了办公空间服务中的人性化细节。

  年轻一代究竟喜欢怎样的办公空间

  在关于办公室的各种新闻里,近年比较让人喜闻乐见的,莫过于各个知名公司新更换的总部大楼。连通楼上楼下的滑梯、可以随时享用下午茶和简餐的吧台、艺术廊般的会议室等等,这些本来不属于办公室的生活场景,作为一种创意设计开始频繁出现于办公空间中。

  在办伴与远洋集团的合作中,除空间管理外,办伴也负责空间管理APP的开发与搭建。合作的写字楼中的员工可以使用这款APP作为门卡、预约会议室,与此同时APP的后台也大量收集用户的使用数据。当后台收集了足够多的数据之后,便可以得出更准确的数据模型,从而更了解办公者的使用习惯,规划出更合理的办公空间。

  这个有点伤心的故事告诉我们,领导层的初衷和使用者的实际需求难免产生分歧。有人热爱灵活而宽松的生活感工作环境,也有人因为无法忍受开放办公室的吵闹和对缺乏隐私而呼吁重回格子间。

  后来苹果设计了新总部办公大楼,员工陆续于2018年初搬入。新办公室中大面积使用透明玻璃,为空间增加开阔明亮的感觉。遗憾的是在第一天开放使用中,就有2名员工因为这些透明玻璃而撞得头破血流。

  

  由老牌酒店改造而来的共享际@国贸

  创立于1989年的老牌移动办公——雷格斯

  所以,有生活感的办公空间真的能讨好年轻人吗?未来的办公室生活又将如何发展?

  “生活”在办公室里的年轻人们

  当时萌动团队刚刚创建,在一栋商住两用的小区里办公,May去面试时发现楼里混合了住宅和公司。“第一次见面,CEO马骥良就问我是否介意在这样的地方上班,”May回忆说。

  “共享际”是一座原理有点类似青年公寓的共享租房空间,图为位于前门的打磨场?共享际,每间住房为上下两层的Loft空间

  “共享际”是一座原理有点类似青年公寓的共享租房空间。格局和服务参考酒店,所有住户拥有自己的卧室及洗手间,公用厨房和会客厅,空间打扫及维护由工作人员统一完成,还有与之配套的联合办公空间。

  在信息化时代中,空间移动化、时间分散化是办公习惯的新趋势。如果同一办公品牌的网点分布够多,人们就可以更合理地在其中选择适合自己的办公地点。比如日常的办公点,方便拜访客户的办公点,出差时的临时办公点,甚至同一企业不同的业务都可以分布在不同的网点中。

  Alex是ideaPod的天使投资人,曾在10年创立精品超市Ole’。他观察到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人们开始渴望空间中有更丰富的体验性,于是开始在超市中加入现制厨房、小酒窖等场景,这些如今已屡见不鲜的营销手段在当时一经推出便吸引到顾客的好奇。这个想法在ideaPod的办公空间中再次得到印证。

  Henry还和4位聊得来的吃货邻居组成5L meat小分队(共享际的英文是“5L meet”),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行业,但爱好和生活方式却有不少共同点,也会经常在一起交流工作中的事情。

  在室内设计上,冰清起初就选择以“创意工作者们不想逃离的工作空间”为课题。她在调研中发现阅览室、美术馆容易给人聚精会神的心理暗示,大自然则更让人感到放松。于是ideaPod在公共空间中设置了多种不同类型的区域。比如美术馆风格的会议室,用于举办活动的学院风阶梯剧场,及垂直面积达70平方米的绿植墙和阳光花园等等。方便脑力密集工作者在不同模式之间的切换。

  萌动的CEO马骥良在参与WeWork的全球创造者时获奖

  提供丰富的免费饮品和小食,被看做是优质联合办公空间的基础服务

  其次,想提升工作舒适度,需要从一些能够对工作形成支持的生活体验入手。比如共享际中除居住空间和工作空间外,也挑选了包括餐厅、咖啡馆、阅读区域,无人超市等在内的生活内容,共享际所提供的场地及支持对这些内容项目进行着孵化,这些内容也丰富了空间使用者的体验。

  贵却受欢迎,那些讲究生活美学的办公空间做对了什么?

  导语:老板想让员工像去游乐场一样喜欢上工作,让人舒服的办公环境是讨好他们的重要环节。(来源:界面)

  即便是较为高价,ideaPod开业半年就吸纳了超过80%的入住率并达到了收支持平,靠会员月租费用实现自主造血。

  电影《玩乐时间》中的镜头,压抑封闭的办公空间曾被认为是限制创造力的原因

  按照这个设定,人们走出公寓即可进入联合办公室开始工作。这节省了上班族通勤中的所有问题,也让自由职业者拥有稳定而近途的第三空间。

  ideaPod的阶梯式会议室,给人一种学院风的印象

  在良好的环境中办公与会客,被员工认为是一件体面的事

  

  必要且有效的设施与服务,是一个合格办公空间的基础,办公室里的生活感是锦上添花的加分项,选择为用户提供附加服务,就势必要承担其可能带来的责任。

  WeWork位于上海威海路路的办公空间,人们在开放工位上工作

  

  ideaPod的公共空间

  共享际@国贸的公共休闲空间及共享厨房

  WeWork中组织的知识性分享会,和生活福利类的活动一样较为受欢迎

  在过去的不同时代,都有讲述办公生活的优秀影视作品,《广告狂人》、《穿Prada的女魔头》……如果拍一部有关当下中国城市年轻人的情景剧,办公空间依旧是个很好的故事场景。

  这在很多优质的联合办公中,都是较为基本的生活服务。但对于2年多前刚加入公司时的May来说,却都还很遥远。

  有人认为带有生活美学的创意办公空间可以提高员工的舒适度,并激励他们的创造力;但也有人说这种讨好员工的方式用力过猛,并不能实际地提高工作效率。